王爷

准备起飞.

【布云】约定 语c 戏

【刚下过雨的山林中的空气却是新鲜,吸入肺腑中都带着些沁人肺脾的清甜.露珠在嫩叶上滚动着,吸引着素食动物的光临.坐在赤兔的背上慢悠悠地踱着,难得的闲暇时光出来打次猎也是不错的.正屏息凝神等着十步之外的那头梅花鹿靠近,谁知千钧一发之际一抹银色的矫健身影从眼前晃过,惊跑了正吃食的梅花鹿.翻飞的蓝色披风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惊艳之后胸中涌起的是难得的兴趣与好奇,这样有趣的人还真是没见过,想必是要好好捉弄一番,嘴角牵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于是佯装凶悍恼怒地大吼了一声,策马追了上去.】来者何人?还不停下来给本侯赔罪!!


老人有言雨后山林间会有鲜嫩的菌类,闲下无事闲待有些无聊思索片刻想来去林间一探,摘些菌类给众人改善一番伙食,想毕提起银枪穿好甲胄系好披风踱步帐外跨上战马驱策向前。马蹄卷起尘土飞扬黏腻的泥土沾于履面,略带烦恼四处张望一番,竟见茂林修竹间一只梅花鹿安然吃食在这战乱之际有如此平静之事实属不易,转首而望见一身红衣甲胄英伦飒爽之人贴近觅食鹿,一抹不愿升起也不知是可怜还是同情那头鹿,驾马飞奔而去惊了鹿也惊了人,握紧缰绳听闻身后人带有怒意的大吼,觉此番做法有些不妥便勒马而停翻身下马拱手行礼]吾乃常山赵子龙,不知云何罪之有

【那人翻身下马的姿势带着寻常武人没有的轻盈,宛若白龙出水,青蓝色的抹额下那双星眸闪亮的叫人挪不开眼睛,开口请罪的声音倒也是清越中不失稳重】何罪之有?你把本侯苦待良久的猎物吓跑了你说你何罪之有?【半磕上眼眸居高临下地看向那人,玩味的语气带着些许轻佻和高傲,总想着要如何将这一本正经的人儿激怒了才好.】


[弯眸指向先前鹿觅食之处,青草已被马儿踩踏杂乱清晨凝结而成露珠沾湿马蹄,手掌轻轻抚顺马背抬眸而视,迎人目光不带一丝慌乱]汝所言猎物可是那头鹿?云见鹿儿觅食温顺不想落入人口做那口食,云自认无错[看向那人挺拔身姿映射的杀伐之气,料想此人定非比常人再见其装束果断一股由内而外的霸气知此人必定有勇有谋,暗叹难得出帐便遇此等人,但即便如此亦不能失态]


罢了,有错没错本侯也不跟你争了,但是没了这鹿…赵将军是否该给本侯一点补偿呢?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本侯是就是温州侯,吕奉先.【跟甲胄一般火红的眸子里映出的只有那人挺拔玉立的蓝青色身影,心脏开始了兴奋地跳动,鲜活的感觉到让自己也吃了一惊,银枪白马,不愧是赵子龙!】这样吧…你与我打一场,若是我赢了,那你便陪我狩猎,若是你赢了…那我不但不追究你的过失,而且昨日我做的这条雪狐围脖也赠于你,如何?【说着一个纵身下了马稳稳地落在他面前,冲他笑的张扬跋扈,尖尖的犬齿也露了出来】


[触人眉目与传闻所言战神吕奉先到有些相似之处,一样的嚣张跋扈。侧目而视到见火红赤兔马立于一旁为其增添几分张扬霸气,听闻人言不由抬首而望几分不解映入眸子]素闻温侯赤血狂狷不由他人占得一分便宜而今怎么看皆是云划算[握紧长枪横于身侧知眼前人不会道欺君之言却仍甚是不解,此人与董卓为奸不顾情意,对此不得不防]

哼嗯?【仿佛是看破了对方心中所想,反手一甩方天画戟挑眉看向那人,鼻间哼出一声轻蔑】你想那么多作甚?今日在此我与你不带任何的立场,你就是你赵子龙,我就是我吕奉先.本侯不过是觉得你值得交手罢了…至于这雪狐围脖…美人还需配英雄,你一身银甲,跟它再相配不过.只是不知今日你与它有无缘分了.【纯白色的围脖在手上掂了掂,最终被抛到了赤兔的背上.方天画戟仿佛已经与自己一样迫不及待了,金属的嗡鸣声在耳边响起.】

手心轻抚马鬓转视看人张扬之姿真如传闻狂傲不羁,银枪复归手心银光闪烁勾画一片光芒,勾唇笑看此人端正架势誓要一战之意不由嗤笑]温侯也不必如此,闻温侯战神之名不容小觑,此战倒不如迟后于沙场必是自当以命博命[长枪握于身侧跨马而视其英姿,若此人能为主公所用就好了]就此别过改日再见时[回眸瞥一眼马背上的白色围巾凝眸而笑]温侯别忘了带上围巾

【见那人翻身上马扬长而去,鹰一般的眼眸微微眯起,那抹蓝色的抹额飘带倒映在火红的虹膜上。舌尖舔过犬齿,露出了兽类意犹未尽的贪婪模样。】哼~?倒是有趣的紧,战场上?那便在战场上见吧。【将围脖收起,扬起马鞭,也毫不留恋地御马离开。】

评论

热度(15)